张家口金巴黎婚纱摄影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
张家口金巴黎婚纱摄影 > 全本玄幻魔法 > 狂神全文阅读
狂神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

金巴黎注册:狂神无弹窗 第一册 第一四九章 身陷险境

    当护身光芒完全变成白sè时,熔若挥动着手中法杖,将围绕着身体旋转的符号一个接一个的打入山体之内。

    脚下的大地突然颤动起来,似乎整片山脉都因为火神熔若的能量在颤抖着,当她将所有符号打入山体之内后,眼前的山峰zhōng yāng出现了一道裂痕,从山腰处一直裂到山脚之下。

    熔若身上的光芒逐渐褪去,变回了原先淡淡的红光,她有些喘息的冲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大家一起走到她身旁,熔若恭敬的冲我道:“狂神大人,外围的封印已经开启了,你们可以进去了。您一定要小心,梵rì天龙虽然被封印了大部份力量,但仍然是可怕的?!?br />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道:“谢谢你,熔若,等我得到头盔之后,会尽快出来的?!彼低?,率先跃进了裂缝之中。

    大家一个接一个的跟在我身后,走进了这囚禁梵rì天龙的洞穴。当刑兵也想跟进去时,却被熔若拉住了:“兵儿,你的功力太弱,进去只会给狂神大人添麻烦,留在外面吧?!?br />
    “不,师父,我也要进去,我是火人,也许能帮上他们一些呢?!?br />
    我看向刑兵,微笑道:“不必了,刑兵,谢谢你将我们带到这里来,听你师父的话,和余云一起留在外边吧?!?br />
    这是我第一次对刑兵笑,因为我们得到头盔之后就会很快离开这里,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和她说话了吧。

    看到我的笑容,刑兵一呆,被熔若带出了裂缝。

    余云毕恭毕敬的站在一旁,目送着我们离去。

    看着我们一个接一个的消失在眼前的裂缝中,火神熔若脸上流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,再次举起法杖,全身散发着强烈的火能量。

    一旁的余云被吓了一跳,赶忙向一旁跑出老远,没有了雷翔的?;?,他可不敢接近这个火神身边。

    刑兵吃惊的说道:“你干什么,师父?”

    熔若随手一挥,将刑兵送出百米之外,身上散发的红光再次转变成幽蓝之sè,从蓝光又升级到白sè光芒,随着她不断的催动,一个个符号打入山体之内,在地面的颤动之下,刚才的裂缝竟然逐渐合上了。

    当熔若身上的光芒转弱后,刑兵才冲了过来,急道:“师父,你怎么把山又关上了,这样雷翔他们怎么出来???”

    熔若瞪了刑兵一眼,道:“我的目的就是不让他们出来,你懂什么?你给我乖乖的在这里呆着,等我处理完他们的事再来奖赏你。他们竟然真的跟你来了这里,加百列大人,您真是料事如神啊??蠢?,我该和他们再交流一下了,哈哈?!?br />
    熔若的声音已经不再柔和,听在刑兵耳中反而有些刺耳了。

    熔若身上光芒一闪,消失在原地,只剩下了刑兵一人。

    余云连滚带爬的跑到刑兵身前:“这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刑兵茫然看向他,道:“我也不知道,师父她疯了吗?”

    ※※※

    走进洞穴之中,拐过一个弯眼前顿时暗了下来,我从怀中取出副水之心,蓝sè光芒亮起,眼前顿时一亮。

    我谨慎的道:“大家小心一些,这梵rì天龙咱们谁也没见过,注意周围?!?br />
    我话音刚落,地面突然震动起来,我心中一惊,难道是梵rì天龙有所动作吗?

    不对啊。梵rì天龙应该在里面,可地面的震动似乎是从身后传来的。

    我看向金格灿毕胤道:“老金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金格灿毕胤摇了摇头,道:“我也不知道,似乎是从入口处传来的震动,就像刚才火神熔若打开洞穴时似的?!?br />
    “你们不用瞎猜了,是我封闭了洞口?!被鹕袢廴舻纳舸佣囱ǘザ说那奖谥写?。

    我一愣,大声道:“熔若,你封闭洞口干什么?”

    熔若的声音再没有了先前的柔和,听起来有些yīn沉:“干什么?你说呢?实话告诉你吧,我根本不是什么火神熔若,我是四翼耀天使,直属告死天使加百列大人坐下。你们也不想想,神王大人可能会派遣一个无翼神系的人来担负看管梵rì天龙的重任吗?你们等着去死吧,梵rì天龙最起码还有接近一半的能力,就凭你们几个,给他当点心还差不多,哈哈哈?!?br />
    熔若的话使我们都惊呆了,我的心顿时沉入了谷底,拳头攥得紧紧的,可以清晰的听到骨骼发出咯咯声,怒道:“原来你是加百列那混蛋的手下,你怎么知道我们会来这里?”

    熔若不屑的说道:“你们算什么东西,你还以为你真是狂神吗?早在很久以前,加百列大人就发现狂神并没有死,并在这里找到了他的头盔,为了不让提奥曼迪司找回狂神铠甲最重要的部份,加百列大人才鼓动神王大人将梵rì天龙囚禁于此,而我就被派来守卫这里。那水神蒂娜没有告诉你头盔的位置,是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。不久之前,加百列大人从神界传来消息,告诉我你们有可能会来这里寻找狂神铠甲的头盔,让我留意,果然,没过多久你们竟然真的出现了。要不是我那傻徒弟引你们相斗,我还真无法辨认出你就是接受了狂神传承的人?!?br />
    我看了看愤怒的大家,知道我们已经陷入了极度危险的境地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自己因为发怒而变得疯狂起来,我不断催动着体内的暗黑魔力保持着头脑的清醒。

    金突然怒喝一声,向洞顶发出一道金sè的斗气。

    轰然巨响在洞穴中不断回荡着,但我却吃惊的发现,金的攻击并没有给洞穴造成任何伤害。

    熔若得意的笑声响起:“你们以为还能出得去吗?这个洞穴是神王大人亲自布置的结界,连梵rì天龙都逃不出去,更何况你们了。在这里,你们只有死路一条,就算你们真的杀了梵rì天龙,夺回狂神铠甲的头盔也不可能出得去?!?br />
    我深吸口气,平复着内心的不安,沉声道:“这么说,那天你和我们说的,都是在骗我了?!?br />
    熔若道:“是骗了你们,但也不全是谎话,狂神铠甲的头盔确实在这里被梵rì天龙当宝贝似的收藏起来。梵rì天龙的来历也是真的,看你们就要死了,我就实话告诉你们好了。以梵rì天龙接近五成的力量,即使是加百列大人亲自来,收拾他也需要费一番工夫,在米迦勒大人当初擒拿梵rì天龙的时候,也是费尽心力才成功的。他的能力已经非常接近一级神祗了,你们等死吧?!?br />
    洞穴中突然又震动起来,整座山随着震动而不住的摇摆,似乎要倾倒似的。

    熔若得意的道:“刚才你们弄出的声响已经把梵rì天龙从沉睡中唤醒了,你们去死吧,哈哈哈哈。这回我可是立功了,加百列大人一定会将我调回神界的?!?br />
    熔若的声音逐渐远去,大家面面相觑,一时间谁也说不出话来,洞穴的震动已经停止了,周围又恢复了寂静。

    良久,我们谁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蓝儿率先打破沉寂,冲我道:“雷翔,咱们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我痛苦的低下了头,我真是太大意了,早在当初询问熔若水神为什么没告诉我头盔下落的时候,我就应该注意到她的不对。

    一切都太顺利了,为什么我不多想想呢?我实在是太想得到狂神铠甲的头盔了,竟然忽略了这些,都怪我,都怪我??!

    “对不起,对不起,是我害了大家,我对不起你们??!”

    墨月拉着我的手,道:“老公,你别这样,这也不能完全怪你,我们也都没发现那个熔若的真实身份,你别自责了?!?br />
    盘宗道:“月儿妹妹说得对,你现在自责有什么用,想办法出去才是。对了,咱们不是还能用jīng灵族的传送魔法吗?等咱们找到头盔以后,就直接用传送魔法出去,这样不就不会被困在这里了?!?br />
    盘宗的话使我心中一动,对??!还有水玲珑长老他们,最起码大家还是可以保证安全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心情好了一些:“既然如此,我就先让jīng灵族把你们传送回晋元大陆吧,这梵rì天龙如果真的像那熔若说的那么厉害,恐怕会很难对付?!?br />
    金道:“老四,你说的这是什么话,咱们可是要同生共死的?!?br />
    我坚定的摇了摇头,道:“不,我不能再为了自己让你们陪我冒险了,这一切让我一个人承担就行了,你们必须要快离开这里?!?br />
    金格灿毕胤叹了口气,道:“雷翔,你太天真了,你以为传送阵在这里真的有用吗?如果我猜得不错,这里根本不可能有任何魔法能量传得出去,jīng灵族根本收不到你的消息?!?br />
    我心中一惊,赶忙吟唱道:“jīng灵之心,心收灵去?!?br />
    光芒一闪,贴在我胸口的jīng灵之心顿时出现在大家面前,将甬道中照耀成五彩的颜sè。

    我接着吟唱道:“jīng灵之心,心随灵动,空间之门,瞬间开放,水?!?br />
    jīng灵之心在我咒语的作用下,迅速在空中划出一个蓝sè的魔法六芒星,换作以前,在六芒星zhōng yāng应该开始浮现出水玲珑的身影,但是这次却让金格灿毕胤说中了,竟然没有一点反应。

    我绝望的大喊道:“不——为什么会是这样?”

    我蹲在地上,想到大家就要因为我而丧生在这里,我痛不yù生的流下了悔恨的眼泪。

    金格灿毕胤拍拍我的肩膀,道:“雷翔,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,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打败梵rì天龙拿到头盔,这样大家才能有一线生机。至于怎么出去,我们只有再想办法了,你现在必须要振作起来。众人之中以你的功力最高,如果你始终这样的话,我们就真的要葬身在这里了。只要还没有死,我们就还有希望,不是吗?”

    金格灿毕胤说得对,梵rì天龙虽然厉害,但我毕竟是一级神祗狂神的传承者,未必就一定赢不了他。

    不论结果怎么样,我都必须努力,必须要尽最大的努力?;ご蠹?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擦干脸上的泪水,收回了空中的jīng灵之心,毅然吟唱道:“黑暗凝聚灵魂,堕落方能zì yóu,觉醒吧,沉睡在我血液中无尽的魔力?!?br />
    随着咒语的吟唱,我变身成了四翼堕落天使,我四翼轻拍,飞到最前面,转身冲大家道:“对不起了,这一切都是因为我而起的,那梵rì天龙想要伤害到你们,就必须要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。你们一切小心,我先去了?!彼低?,反手抽出墨冥,闪电般向洞穴的深处前进着。

    墨月想要阻拦我,却被金格灿毕胤阻止了:“算了,让他去吧,这样他心里也会好受一些,咱们也赶快跟过去?!?br />
    怀着悔恨的心情,我运转着体内澎湃的暗黑魔力,不断的向前飞速前进着。

    在曲折的洞穴中,凭借着我敏捷的身手转过了一个又一个弯,随着不断的前进,我发现周围的空气越来越热,如果不是暗黑魔力有着阻挡一切异种能量的功效,恐怕我现在已经汗流满面了。

    随着不断的前进,眼前突然亮了起来,红光从前面的拐弯处不断闪烁着,一声巨大的咆哮在这时响起,咆哮声中充满了愤怒。

    我知道,这应该就是梵rì天龙了。

    我并没有一丝的惧怕,毅然催动着自己的身体转过洞穴的拐角。

    刚一拐过来,眼前的情形着实吓了我一跳,周围豁然开朗,这是一个巨大的空间,我回首望去,发现自己竟然是从峭壁的洞穴中冲出来的,如果不是有着四只羽翼,我恐怕已经掉下去了。这个巨大的洞穴完全是火红sè的,我向下望去,下方竟然是一片火海,不,那不是火,那是岩浆,这里竟然会是一座火山。

    很久以前,我还小的时候,nǎinǎi曾经给我讲起过火山的样子,她说,这是对生物有着最大危害的自然现象,一旦火山喷发的话,里面的岩浆带着高温会毁灭周围的一切,没想到,我竟然在这里见到了传说中的火山岩浆,刚才和现在的高热正是这岩浆发出的。

    岩浆的温度我虽然不清楚,但从现在的感觉,我清楚的知道,即使是我穿着狂神铠甲,掉进这岩浆之中,恐怕也有很大机会被这灼热的液体融化掉。

    梵rì天龙,梵rì天龙在哪里?我怎么没看到他?

    我向四周看去,下方根本没有一点立足之地,完全都被岩浆覆盖了,洞穴异??湛?,一眼望去,几乎没有什么能逃得过我的眼睛,不但没有梵rì天龙的踪影,更没有头盔的影子。

    这里既然没有梵rì天龙,我还是先回去接大家吧,否则要是从甬道中冲出来掉下去可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我刚想转身返回甬道,异变发生了,下方的岩浆突然躁动起来,一个巨大的身影突然从岩浆中冲出,带得炽热的岩浆向我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根本来不及看清那身影的样子,下意识的迅速横移,闪到一旁,那巨大的身影从我身旁一掠而过,虽然我已经闪开了一定距离,但身上的衣服竟然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我吓了一跳,赶忙用暗黑魔力将火焰扑灭,那庞然大物在这时已经向岩浆中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定睛一看,不禁倒吸一口凉起,虽然只看到一条尾巴,但我却知道,这一定就是梵rì天龙了,他竟然生活在岩浆之中。

    他的尾巴是火红sè的,上面有着细密的鳞片,尾部在落入岩浆之时用力一拍,顿时一大片岩浆向我漂浮的地方扑来。

    我大喝一声,手中墨冥幻出满天剑影,暗黑魔力透剑而出,在我身前布下一层屏障。

    哧哧的声音传来,我吃惊的发现,暗黑魔力的能量和这岩浆相遇竟然被岩浆的热量蒸发了大半,有几滴岩浆穿透了我布下的屏障,带着丝丝劲风和超高的温度向我飞来。

    我赶忙拍动四翼,身体一转,向甬道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:“来了还想走吗?”岩浆骤然喷发,无数股火岩浆像一条条火柱封死了我前进的线路,下方的岩浆似乎有灵xìng一样,从四面八方向我扑来,根本没有闪躲的空间。

    我心中一沉,还没有见到梵rì天龙的面,难道我就要葬身在火海之中吗?不,绝对不行,我还要得到头盔,还要上神界去救紫嫣呢,绝不能轻易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我怒吼一声:“狂神战铠?!被ば木捣⒊鲆鄣慕鸸?,狂神铠甲一件件出现在我身上,我在召唤铠甲的同时迅速狂化了,变身成自己的最强形态——血红天使。

    耀眼的金光从我身上发出,我惊喜的发现,周围似乎不那么热了。

    我没有任何犹豫的时间,面对这一条条巨大的岩浆柱,我将狂神斗气运至极限,一层红sè的光芒从我身上发出,我大喝一声:“狂战天下?!焙旖餾è的光芒应手而出,轰的一声,迎上了正面的岩浆。

    岩浆不光温度奇高,更为可怕的是其中蕴涵的力量,这是梵rì天龙的能量啊。

    一股澎湃的能量从岩浆柱内传来,轰然巨响之下,我不自觉的被撞得飞了出去,狂神铠甲上金芒大盛,化解了大部份冲力,我在到达墙壁之前稳住了身形,岩浆被我们对撞的力量轰击得化为满天火雨四散分飞,好厉害的梵rì天龙??!

    我趁着他下一波攻击还没有发起之前,凭借着自己鬼魅般的速度迅速返回到甬道入口处,凝神注视着下方的岩浆。

    这时,众人已经赶到,金格灿毕胤道:“雷翔,发生了什么事?我刚才感觉到能量的剧烈波动?!?br />
    我凝重的看了他一眼,道:“你们退后,别过来,前面都是岩浆,梵rì天龙就在岩浆之中?!?br />
    我站在甬道口向岩浆中看去,岩浆似乎又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我心中一动,大声喝道:“梵rì天龙,我知道你在岩浆之中,我们来到这里也是被神族所害,我们并不想和你有任何冲突,只是为了拿回一样东西而已,你杀了我们对你也没有任何好处,何不彼此合作一起逃出这里?”

    也许是我的话起了作用,下方的岩浆突然躁动起来,像海浪一样沸腾了,墨月凑到我身旁向下看去,吃惊的捂住了嘴。

    我将体内的融合能量催动到极限,随时准备应变。

    我现在最怕的就是梵rì天龙将岩浆打入甬道之内,那我们大家将没有任何逃的希望,所以我必须要紧守洞口。

    正在我心cháo澎湃之际,岩浆中突然出现了变化,一道火红的身影带着岩浆猛然冲了出来,我吓了一跳赶忙在身前用融合能量布下数层结界。

    那火红的身影并没有向我发动攻击,而是停在了半空之中。

    我凝神而视,不禁倒吸一口凉气,这就是梵rì天龙吗?

    在我眼前这个长达二十丈的庞然大物,样子和金格灿毕胤变身后很相像,只是他身上却散发着异常危险的信号,样子虽然像龙,但却有着不一样的地方,他背上有六只火红的龙翼,龙翼展开使他漂浮在空中,头上有一支长达半丈的暗红sè螺旋状巨角,腹下有十六只巨大的龙爪,身上细密的鳞片一看就知道有超强的防御能力,能入岩浆而不伤,这种能力根本是无法想像的。

    一条金sè的锁链连接在他长长的尾部,另一端则深入岩浆之中,他正瞪着一双凶睛看着我。

    梵rì天龙大口张开,同刚才一样的低沉声音响起:“小子,看你的样子应该是神界的一级神祗,怎么会被神族囚禁在这里?你骗谁,狂神铠甲?你是狂神提奥曼迪司,哈哈哈哈,我知道了,你是想得回狂神铠甲的头盔是不是?好??!那你就要先过我这一关?!?br />
    说着,他六只龙翼猛地一扇,下方的岩浆顿时兴起滔天巨浪向我扑来。

    我已经没有机会辩解了,赶忙催动起全部的融合能量,双脚在甬道口一点,四翼轻拍飘出洞口,双手在空中划出一个圆圈,一轮金光从我身上升起:“狂敛混元!”

    狂神铠甲护心镜光芒大放,和我护身的红sè融合能量凝聚在一起,我双手汇合在胸前向外推出,强大的能量骤然喷薄而出,一道巨大金红sè光柱迎上了扑面而来的岩浆巨浪。

    我的狂神诀已经修练到了第十层的境界,而天魔诀也已经超越了第八层,如此全力攻击,顿时使我感觉到全身一热,前所未有的澎湃力量从我身上发出,在这一刻,我再没有了任何恐惧,胸中狂意大涌,不禁大喝出声。

    “轰?!痹谖曳杩竦囊换髦?,岩浆巨浪被从中直接贯穿,金红sè光芒直接轰向梵rì天龙。

    梵rì天龙没有丝毫大意,他刚才的攻击似乎只是试探xìng的,见狂敛混元的能量袭至,他双目怒睁,一道火红sè的能量从眼中发出,接住了我的攻击。

    当两股能量在空中相接之际,我如同触电般的向后回飞,因为一股炙热的能量竟然透体传来,我的五脏六腑仿佛燃烧起来一样,胸中的能量顿时一泄。

    方才的岩浆虽然被我贯穿,但仍然有一部份向甬道扑来,我已经无法再抵挡了,危难之际,一道蓝sè的光芒从我身后的甬道中shè出,顿时将岩浆阻挡在外。

    ??!这是蓝儿用独角发出的能量。

    紧接着,我身后金芒大放,全身一轻,已经落在实地之上,正是金格灿毕胤变身相迎,在空中接住了我。

    我心中稍微一松,一口热血狂喷而出,血液竟然在接触空气后骤然蒸发了。

    这是因为我将梵rì天龙shè来的火能量逼在一处,通过吐血的方法排了出来。

    热血喷出后,我顿时舒服了许多,赶忙将全身之力运转起来,时刻准备迎接梵rì天龙的下一次攻击。

    他的力量实在是太恐怖了,怪不得熔若会说我们要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咦——”梵rì天龙并没有攻击,而是一脸惊讶的看着我身下的金格灿毕胤。

    金格灿毕胤身上金芒大放,有他在,我心里已经踏实了很多。

    梵rì天龙有些疑惑的说道:“龙?你是和我一样的龙?除了我以外还有龙存在吗?”

    听了他的话,我想起熔若曾经说过梵rì天龙是龙族的创造者,不知道他能不能看在金格灿毕胤是他的族人而放过我们。

    金格灿毕胤拍动着龙翼向后退到甬道入口,道:“当然有龙存在,我就是现在的龙族之王?!?br />
    梵rì天龙不屑的说道:“什么龙族之王,你们都是我的后代,当初要不是我,怎么会有你们这个种族存在?哈哈,没想到我梵rì还有后代在人界,我还以为当初都被创世神灭了呢。太好了,让我看看?!?br />
    他六翼一拍,向我们冲了过来,我和金格灿毕胤刚要准备迎击,梵rì天龙突然在空中定住了,因为,他身上拴的那条金sè锁链已经拉伸到极限,限制了他的前进。

    梵rì天龙怒吼一声,疯狂的向那条金sè的锁链发动攻击,爪撕嘴咬,无所不用其极。

    看来,他是怒急攻心了。

    我传音给金格灿毕胤道:“老金,咱们先退回甬道,你们这老祖宗恐怕是要发疯了?!?br />
    金格灿毕胤应了一声,迅速变身chéng rén形,退回甬道之内。

    我堵在门口,看着梵rì天龙发疯,洞穴内的岩浆因为他的疯狂不断的涌动着,但是,不论他如何攻击,那条金sè锁链却没有一点要损坏的迹象。

    突然,梵rì天龙停滞在半空之中,眼中shè出的寒芒看得我心中一冷。

    梵rì天龙头上的红角突然亮了起来,他仰天发出一声巨大的龙吟,红角光芒大盛,一道激电般的红芒从角的尖端shè出,直奔金sè锁链的中段。

    红光和金sè锁链相碰,竟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,就在我愣神的工夫,整个洞穴中的岩浆骤然沸腾起来,完全澎湃而起升入空中,大股大股的能量岩浆仿佛爆发似的充斥着整个洞穴。

    我大惊之下,赶忙用融合能量在甬道入口处布下一层又一层防御结界,大家也一起帮忙。

    一时间,数十道结界密布在入口处,岩浆到了,最先轰击在我发出的结界上,只是一顿,我布下的六层结界如同摧枯拉朽般破碎了。

    气机牵引之下,我忍不住又喷出了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岩浆不断挺进着,那已经不是单纯的岩浆了,其中包含着异常强大的神力。

    金格灿毕胤等人拼命抑制着它前进的脚步,终于,岩浆在冲到盘宗布下的最后一层结界时停住了脚步,向下落去。

    我松了口气,但我的心也凉了,这是多么恐怖的力量啊。

    如果梵rì天龙用他角上发出的红光攻击我们,恐怕我们所有人合力也不可能抵挡得住,难道,我们真的要死在这里吗?

    岩浆逐渐落了下去,我定睛向洞穴内望去,只见,梵rì天龙愣愣的漂浮在那里,眼中的神采黯淡了许多,呆呆的凝视着身下仍然没有破损的金sè锁链,流露出了颓废的神sè,看来,他是拿这条金sè锁链没有办法??!

    大家都被他刚才表现出的实力震住了,我们的目光集中在梵rì天龙身上,等待着他下一个也许是取我们xìng命的动作。

    良久,梵rì天龙缓慢抬起大头望向我们这边,淡淡的说道:“你既然是狂神,为什么力量这么弱,我心中的一级神祗可不是这样的,告诉我实话?!?br />
    我微微一愣,没想到他会问起这个,回答道:“因为我根本就不是狂神,当然没有一级神祗的能力?!?br />
    梵rì天龙有些惊讶的说道:“你不是狂神?不可能??!除了狂神以外,根本没有人能够穿上这身狂神铠甲?!?br />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道:“你既然曾经是神界的神兽,那就应该知道提奥曼迪司和菲尔云那公主的事吧。提奥曼迪司大哥当初被打落人界之后,力量大减,如果不是凭借着狂神铠甲,他早就死在三大天使长的合击之下了,否则,他也不会把头盔掉在这里。虽然暂时保住了xìng命,但他的伤实在太重,不但失去了**,连jīng神也受到了重创,无法再维持下去,他在自己临死之前,将自己的神位用传承之法传给了我,而他自己,却魂飞魄散而死。我现在是狂神的传承者,传承着狂神一脉的能力,当然可以穿上这身狂神铠甲了。之所以到这里来,我就是为了要找到铠甲最重要的部份——头盔,然后好到神界之中找告死天使加百列算帐,不但要为提奥曼迪司大哥报仇,也要为我自己讨个公道??伤?,我们来到这里之后被一个神界的小人所骗,进入甬道之后,她把这里又封印住了。我只能告诉你,我们根本就没有敌意?!?br />
    打又打不过,我也只能看看能不能用言语打动这头最强大的龙了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页]      [返回目录]      [下一页](快捷键→)
大家同时在看: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?;?/a>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?;ǖ奶砀呤?/a>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
本书转载于网络,版权属原作者,喜欢小说张家口金巴黎婚纱摄影,记得收藏本书。 张家口金巴黎婚纱摄影 张家口金巴黎婚纱摄影 www.48a96.com
福彩双色球连号走势图 单双中特火凤凰 太阳会线上娱乐城 河南快3二同号形态遗漏 江苏11选5基本走势图号码遗漏 加拿大快乐8开奖预测 吉林11选5一定牛遗漏 福彩中心开机号 羽毛球发球规则 做什么梦会中彩票大奖 北京赛车赌博骗钱 浙江20选5几点开奖结果查询 篮球彩票让分胜负 河北11选5手机助手下载软件 澳大利亚vs洪都拉斯交战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