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家口金巴黎婚纱摄影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
张家口金巴黎婚纱摄影 > 全本历史军事 > 北宋大丈夫全文阅读
北宋大丈夫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

金巴黎幼儿园推拉事件:北宋大丈夫无弹窗 第372章 赌对了,一张网

    从下午到晚上,陈昂一直在写了改,改了写。

    他在斟词酌句。

    作为文官,他知道在许多时候,一个字用错了,一旦有人要追究,那就是大错。

    折继祖在冒险,他也在冒险。

    可他希望能多留些后路,于是就和文字较上劲了。

    “钤辖,可好了?”

    折继祖吃的满嘴流油的来了。

    “罢了!”

    陈昂在纸堆里翻找了一下,把第一份奏报找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就用这一份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折继祖看似大大咧咧的,可借着拿笔的机会,把这份奏报的内容也看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随后奏报被送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要快!”

    既然决定要赌,陈昂也豁出去了,“快马加鞭,这一路谁敢拦着,打杀了!”

    奏报送走了,折继祖继续在巡查,不时派出小股斥候趁夜出城去查探。

    就在送走奏报四天后的一个凌晨,当看到自己的斥候被敌军追杀而来时,折继祖放下望远镜,激动的喊道:“出击!出击!”

    他带着骑兵倾巢出动,陈昂在城头上拔出长刀,回身嘶喊道:“勠力报国的时候到了,都打起精神来,杀敌!杀敌!”

    “杀敌!杀敌!”

    一个文官在嘶声叫喊着杀敌,这形象若是传回汴梁去,大抵不少人会觉得不屑。

    文官是干啥的?

    就是运筹帷幄的。

    要斯文,要有气度,要有……

    就在城头的嘶喊声中,折继祖带着骑兵们击退了敌军,夹着损失大半的斥候开始撤退。

    “是假的!假的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陈昂一刀砍在城砖上,差点把虎口给崩了。

    他得意的道:“若是有大军在,早就全军出击了??墒堑芯??在哪?他们在哪?”

    他不笨,能考中进士的大抵智商不会差,所以一看就看出了破绽。

    西夏人号称没藏讹庞要亲率十万大军来血洗麟府路,为上次的大败找回场子,并用府州军民的人头铸京观来报复。

    可十万大军的前锋会只有三千人?

    你特么欺负某是文官不懂吗?

    十万大军的前锋少说得有一两万人,这个某却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随后斥候被带了上来,大声道:“钤辖,小人带着麾下发现了敌军营地,最多三千人!”

    陈昂看了折继祖一眼,突然就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赌对了呀!

    某总算是立功了!

    折继祖也笑了,城头上渐渐全是笑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气渐渐凉了下来,地上也渐渐多了落叶。

    甜水巷里的行人渐渐少了些,但左珍的生意却越发的好了。

    收成之后,大家手中就多了活钱,平时舍不得的炸鹌鹑也能下手买几只回去解馋。

    一群男子围在小店的外面,有人戏谑的道:“左珍,你男人为何不来做事?”

    另一个也取笑道:“他们说什么时候?好像是汉朝的时候吧,有个美人也是出来卖酒,她男人还穿了犊鼻裤在洗碗,你家男人也行??!”

    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故事流传千古,但在市井人的眼中只是猎奇而已。

    一个美女看上了一个倒霉的才子,然后两情相悦……然后美女为了逼迫老父,就当垆卖酒,最后逼得老父把他们接了回去,就此发达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幻想无数次发生在梦中,当然,自己就是那位司马相如。

    左珍拿住一双大筷子在夹鹌鹑,等把这只鹌鹑给了客人之后,就圆瞪杏眼喝道:“我男人在挣钱呢!比你们强!”

    一群男子嘻嘻哈哈的笑着,这就是他们的消遣。

    消遣别人的同时,也是在消遣自己。

    终于把这帮子口花花的男人应付过去了,左珍呸了一口,然后坐下去,端起已经冷了的茶水喝了几口,美滋滋的道:“今日的生意更好了些,只是那少年怎么没来呢?”

    王雱就在斜对面的酒肆外面站着,目光不时扫过左珍的脸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刚开始那次莫名其妙的心动后,他就觉得自己是个蠢的,也是个傻子。

    他没把那种心动的感觉当回事,所以就继续着自己的嘚瑟人生。

    等他不知不觉的来到了这里时,就会去买一只炸鹌鹑。

    开始他会不在乎的给别人吃,等到后面他就不知道是为啥,连果果要都不给了。

    他不抠门,也疼爱果果,平时别说是炸鹌鹑,就算是果果要他随身的玉佩都不会含糊。

    可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,就没给。

    幸而沈安说果果要少吃这些油炸的肉食,这才让他过关。

    我在想什么?

    王雱把目光避过去,刻意不去看左珍。

    “客官可要喝酒?”

    酒肆的掌柜见他站在门外那么久却不进来,就以为他是囊中羞涩,就说道:“小店有好几种酒水,价钱低的也有?!?br />
    这是看不起我?

    若是以往的话,王雱会冷笑着拿出钱来,叫人去对面那家酒肆打酒送到自家去。

    就连打脸他都不会用那等直接的方式。

    这就是文人,沈安说肠子有九转,做肠镜铁定会倒霉的文人。

    肠镜是什么他不知道,但他却知道自己遇到了麻烦。

    他鬼使神差的道:“来最烈的酒?!?br />
    “少年人……酒量好??!”

    掌柜违心的夸赞着,然后送了所谓最烈的酒来。

    三碗过后,王雱给了钱,然后淡淡的道:“这酒,根本不烈!”

    掌柜笑嘻嘻的道:“客官怕是喝差了吧,小店的酒可是最烈的?!?br />
    王雱的脸色越发的白了,他笑了笑,说道:“夏虫不可语冰?!?br />
    折克行经常偷喝高度酒,王雱也试过,然后辣的舌头痛。

    他走出了酒肆,只觉得勇气满满,就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?!?br />
    左珍见他来了就起身笑道:“给你炸个鹌鹑吧?!?br />
    王雱点点头,左珍就放了只鹌鹑进油锅里,见他面色发白,还能闻到酒味,就说道:“少年人少喝酒,对身子没好处?!?br />
    “嗯?!?br />
    王雱嗯了一声,然后飞快的抬头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因为怕油烟把头发熏的全是味道,所以左珍今日用一块手帕包在头上。

    几缕青丝从耳畔垂落,那脸上恍如凝脂般的。她的眼睛很大,却不会让人觉得突兀。鼻子小巧,嘴角含笑,不算绝色,但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,让王雱不禁一怔,然后又看向别处。

    “西夏人打来了,现在又在征召人去运送粮草,苦??!”

    “那得派援军吧?!?br />
    “援军早就走了,急匆匆的去了?!?br />
    “说是官家最近经常召集宰辅们议事,有时候大晚上也叫人进宫议事,就是为了西夏那边大军压境?!?br />
    “河东路那边经常有信使来,一次比一次急,都是催促援军的?!?br />
    说话的是两个小吏,他们边说边走来,却也是买鹌鹑。

    “河东路那边都是没胆之辈?!?br />
    王雱酒意上涌,就忍不住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沈安分析过河东路那边官员的心态,最终的结论是胆小,外加不敢担责任。

    两个小吏看了他一眼,然后冷笑道:“一介少年也敢胡扯,真当自己是大才了?!?br />
    王雱冷冷的道:“你们等着,迟早府州那边会来奏报,到时候这一切都是杞人忧天,所谓的援军半道就得回来,白耗费钱粮罢了?!?br />
    两个小吏都笑了起来,却是鄙夷。

    “喝多了吧你,军国大事也是你这等人能谈论的?且再读几年书,中举了再说?!?br />
    “夸夸其谈,现在的少年人越发的没分寸了,想当年咱们……”

    左珍见王雱怒了,就笑道:“二位客官,可是要鹌鹑吗?!?br />
    她不会为了王雱去得罪自己的客人,所以只是给了王雱一个安慰的眼神。

    王雱却觉得自己被冷落了,他微微皱眉,然后僵硬的说道:“某走了?!?br />
    左珍说道:“你的鹌鹑还没得呢!”

    王雱觉得自己的这些纠结都有些可笑,在左珍的眼中竟然还不值卖一只炸鹌鹑能赚到的钱。

    他把钱付了,等鹌鹑好了之后,用油纸抱着就走,不肯再多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等走到沈安家外面时,他的脑海里又出现了那张脸……

    “这只是遐思罢了,不值当什么!”

    他安慰着自己,然后进了沈家。

    “这不正常!”

    沈安在书房里看着地图,很是自信的道:“大军在外,每日消耗的钱粮都是一个吓人的数目,西夏人穷,那就该速战速决,然后占据了麟府路作为根基,夺取补给和钱粮人口来补贴出征的耗费,否则白出来一趟,回头没藏讹庞会被人骂死?!?br />
    折克行说道:“那就是假的,可他们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“估摸着是敷衍了事,造势……可不可能是没藏讹庞在造势,”

    沈安看了站在门边的王雱一眼,皱眉道:“这是怎么了?魂不守舍的?!?br />
    王雱笑道:“没事?!?br />
    沈安闻到了酒味,但并未在意。

    “若是造势的话,那就说明西夏内部的争斗已经炽热了,快则半年,慢则一年就会决出胜负?!?br />
    沈安用力捶打着地图上西夏的地方,说道:“定然是如此!”

    折克行说道:“可朝中最近准备再派援军?!?br />
    沈安说道:“此事却要阻拦,否则事后会被西夏人和辽人耻笑?!?br />
    王雱打个酒嗝说道:“安北兄,此事怕是拦不住。毕竟大宋军势弱,所以只要西夏人和辽人一动,大宋就得全力应对,这都习惯了,谁也拦不住?!?br />
    这就是军事弱小的悲剧,就如同是后世的那个流氓国家,他们只需派小股军队去对头的边境蹲着,然后造势说要准备动手,对头国家马上就会上下不安,全力应对。

    现在西夏和辽人都是流氓,而沈安就想把大宋变成更大的流氓,让别人一听就哆嗦的大流氓。

    他伸手按住了辽国和西夏的地盘,抬头说道:“某的愿望就是让大宋不出兵,也能让他们胆寒!”

    若是这般,这样的大宋会是什么样的?

    折克行只觉得胸中热气一涌,不禁喝道:“那某就上阵杀敌,于万军之中取了敌军大将的头颅!”

    沈安偏头看向王雱,问道:“你呢?”

    王雱的脑海中全是那张脸,他随口道:“某要做天下最有学问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最有学问,才能最受尊崇。左珍若是见到了备受尊崇的我,她还会为了一只鹌鹑的钱而忽视了我眼中的情绪吗?

    他不知道,这些情绪就是一张网,能让对男女之事还懵懂的他陷进去的大网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早上起床,水都不敢喝,去医院复诊,结果没吹气验螺旋杆菌,问了问,又开一周的四联疗法。下周再去,又要一周的药。泪奔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页]      [返回目录]      [下一页](快捷键→)
大家同时在看: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?;?/a>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?;ǖ奶砀呤?/a>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
本书转载于网络,版权属原作者,喜欢小说张家口金巴黎婚纱摄影,记得收藏本书。 张家口金巴黎婚纱摄影 张家口金巴黎婚纱摄影 www.48a96.com